永远在和语文老师抢工作也不知道是不是的课代表(溜了溜了,中考

占tag致歉

在这里,我只想回一些想说很久的话


我不是只会要求写手BE,我也不是不会写文字,即使写,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把写的文发表出来。


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对所有虚称自己不是大大的写手说:只要敢勇于把自己码的字发出来的就都叫大大。


因为我没有这个勇气,所以这就是我对所有会写文,会发文的写手都尊称一声大大的原因。


就像所谓的社死,只是在逃避自己不愿意面对的时刻,不敢发表文字,也是因为我不愿意面对自己所写的,因为我会有各种各样的顾忌,包括近些天来,tag中有非常多的抄袭现象,这些高级的抄袭现象,没有照搬照抄文字,而是有着相似的情节,相似的段落,只不过是通过不同的人的文风,文字,语言风格,通过两个ID表达出来。


看到一些评论,我觉得我没有勇气说生气,只能说心里塞得慌,我不知道您是出于怎样的心理来回我这句话,从你的措辞上来看,我知道您并没有恶意。



我只是觉得我所发出去的每一条评论都是对每一条文的太太的鼓励,我只是希望那些太太知道,有人在认真看他们的文,有人在默默关注着他们的文,而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份一份默默的关注,才能汇聚成一点一点的动力,我不想让太太心寒,不想让他们觉得他们敲了这么久的字,也只是寥寥数人粗粗翻略,很感谢有着现在的这些神仙太太,有了他们,我们才有所谓的粮吃,我也在尽我所能,给予着我所能够给他们动力。


最后,感谢所有的太太,不止包括赤安这个tag,而是面对所有敢于发表自己文字的写手。


辛苦了!

谢邀,已经做好被嘲笑的准备了


居民楼的外面如果要装修,不是会搭脚手架吗?


小时候的我诚谎诚恐,以为是绞手架...... 


所以我一天到晚都很担心,如果我学习成绩不好,手就会被绞下来





所以那一个月我都特别乖.........



 现在想想,终究是错付了

雷阵雨



而且两个都是(捂脸)

是百度贴吧里面找到的,新快新无差,可能在贴吧里已经找不到了。是虐我虐的最狠的。

呜呜呜,既然没有说是哪个头像,我想让我的微信头像上了我的QQ头像(微信阿卡伊,QQ阿姆罗)我直接高呼我又可以了

从未变过的紫蓝色眼眸(刷了一圈没有只好自产了)



有人猜出来,我就二编发原图







二编二编


安室透,啊不,应该叫降谷零

送他一个普通的童年和四个朋友

以及一个爱他,他爱,的人

(图侵删,私赤安,ky删)

从冷,到更冷,到冷死,到冷出黄花菜



一直在冷,从未被超越

不应该呀,翻了一遍所有的回答,竟然没有警校组?!!毕竟,只要是警校组的tag文,不要管它有没有打HE还是BE,再甜?你品,你细品,它就是一把刀啊啊啊啊啊(来自已刀习惯的孩子)图侵删

看我ID就够了